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另类综合  »  堕天使俏女优[第一篇]奴隶的婚约者[一]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堕天使俏女优[第一篇]奴隶的婚约者[一]
战后十五年,日本东京度港区,杨辉在下午时分才睡醒,由于女友还在上,无所事事之下,他决定到街上閑逛一番。  港区是日本最繁华的场所,十五年的战后重建和经济扶植,足以让这裏重现歌舞升平的景象。六本木更是他最常去的地方,但目标并非单纯的寻欢作乐,他在走进「乔伊酒吧」后,惯例地点了一杯苏打水,在角落裏寻了个位置坐下。  这个时间,酒吧裏人不是很多,只有三两名西装男子在轻言细语。  酒吧的面积也不大,但灯光暧昧,墻壁相框是一大特色,裏面尽是美艳的钢管女郎,而这无疑奠定了该酒吧的基调。  杨辉独自啄饮着,过不多时,一名曲线玲珑的女郎坐到他的临位,要了一杯烈酒伏特加。  杨辉悄悄打量过去,白皙的肌肤,英气的娇颜,略含棱角的瓜子脸,涂着美艳的红唇,穿着浅蓝色的高档连衣裙。  她的身材修长,腰肢曼妙,酥胸丰满,圆臀丰腴,右手无名指的鉆戒更是引人瞩目。  只是疑点在于,她此刻似乎心事重重,眉宇间有化不开的苦闷。  「这位夫人,三倍量的烈酒,是会醉人的。」  女郎这才注意自己坐到了一位男士身旁,但看杨辉年纪不大,轻声笑道:「如果你是想像花花公子似的搭讪,那还是免了吧,我今晚就是来买醉的,不过你也别想趁机捞到便宜。不好意思了,我想我该换个座位。」  不愧是已婚人士,应付搭讪的手段成熟,绝非普通的清纯少女可比。  但杨辉绝未就此罢休,也挪了座位,接着说道:「恕我冒味,但如果你的警惕心真如你表现的这样,那就不该独自来到酒吧买醉,尤其还明言告诉我。夫人,三倍的量真的会醉人,要不还是换一份吧?」  说着,杨辉已自作主张,吩咐酒保倒一杯低度数的鸡尾酒,并将这一份未饮过的伏特加拿到自己面前。  女郎见状,果然未再拒绝,只是似笑非笑道:「你刚才喊我夫人,这个词好像是专指三十岁以上的已婚者吧,我今年可只有二十四岁,你确定不打算换个称呼吗?」  杨辉暗笑,果如他所料。  半夜时分,独自一人,穿着高档名牌长裙的已婚人妻,来到六本木的酒吧买醉,这摆明就是遇到了夫妻情感问题,潜意识期盼能经历一夜情。  他略一思考,说道:「如此一来,我就该询问‘夫人’的芳名了,不过这似乎冒昧了点?也许我应该先递出名片吧。」  说到做到,杨辉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。  女郎接过看来,眉宇间果然闪过一丝讶然,更有千百种意料中的情绪闪过。  杨辉很冷静地端起酒杯饮着,成与不成都是无足挂齿的小事,他的人生轨迹都不会为此改变。  「原来是这样。」  女郎呢喃了一声,轻轻笑道:「看来我的确该赶紧回家了,要是丈夫突然发现床上没了人,他可会把屋顶都掀掉的。」  说走就走,女郎甚至未留下自己的电话,更未等鸡尾酒端上,便轻盈地拎包离开了座位。  杨辉的内心则毫无波动,成与不成不在于今夜的答复,只要名片在手,只要那女郎的夫妻情感危机一日未解,自己就都是有机会的。  鸡尾酒不要了,自己那杯和伏特加都喝光,杨辉多少有点上头,但仍能撑着离开酒吧。  今夜的港区凉风袭人,繁华的大街人来人往,他挺着灼热的身体看向手表,现在已经快到夜间。  酒吧营业时,下班高峰期,女友再过不久便该到家了,为了今夜床事的情调着想,或许买盘AV是再好不过的了。  感谢战后的格局,令日本AV界得到了国家的官方支持和规範,一时间如日中天。  杨辉随意寻了个影像店,轻易在成人区寻到了大量碟片,左挑右选一番后,眼睛陡地一亮,挑了一张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的精品片。  碟片到手,今夜和女优调情的道具有了,他的醉意更加深沈,摇摇晃晃地,踏出了影像店的大门,再度回到夜风清凉的港区街道中。    …………    …………    …………   「吶,老公。」  萝拉轻轻摇晃着杨辉的身体:「起床啦,起床啦。」  阳光洒入卧室,上班时间将至,但俊朗的未婚夫仍在赖床,这让青山萝拉万分无奈。  她知道该怎麽办,下一步便一把掀掉了被子,果然让他无处可藏,只得挠着满头乱发去卫生间洗漱。  「早餐已经给你做好啦。」  萝拉收拾好床单后,对卫生间喊道:「再不快点就该是上午餐了,然后再不快点,公司就再也不给你午餐吃咯!」  「你是想让我被开除啊?」  「哼~你信不信,如果没我叫早,你今天能睡到中午去!」  萝拉娇哼着,然后对着卧室落地镜照了照。  她身材不高,身条纤细,标準的萝莉型女孩,搭配着标準的短发和瓜子脸组合,却又显得非常文静俏丽。  可以说,横滨短期女子大学校花的名声,绝对能让她在艺人生涯的闯蕩中奠定一些基础。  但可惜,无情的现实是,她只是个普通的宾馆服务员,按时需得昼夜颠倒着轮班。  但与此相对的是,未婚夫杨辉是个标準的成功人士,身边仰慕的美女众多。  可以说,若不是因为那次在客房走廊中的美女救英雄,她根本不可能得到杨辉的垂青。  她当然受伤了,但若只是靠一时善举和半个多月的住院,就能换得这样一位白马王子,相信无数个灰姑娘都会前赴后继,等候在每个富家公子的待刺杀地点吧?餐桌前摆满了吃食,三明治和牛奶配麦片,种类和分量不可谓不丰盛。  杨辉洗漱完毕,精神抖擞,吃起饭来自然也胃口十足。  单算年纪,他也就是大学毕业没两年,身材更很健壮,吃起饭来狼吞虎咽。  萝拉哪裏比得过他,只是照例往桌子对面一坐,笑瞇瞇看着未婚夫将餐点一扫而空。  期间,杨辉的嘴角三次沾上蛋黄酱,害得萝拉不得不多次提醒,都快厌烦了。  餐桌前的这一幕可谓温馨,所以这对未婚夫妇谁也没注意到,就在这栋民宅的外面,一个黑衣男子早在窗外窥探许久。  他选择的位置很隐蔽,即使有人路过也只会以为是閑人,而他恰好能将屋内看得清清楚楚,花园的落地窗门成了天然的接力点。  「说起来,辉君,这几天你在公司上班的时候,家裏来了好几通电话。」  萝拉突然想起事,说道:「都是只响了一两声就断了,就算被接起来了,对面也没有出声,你说这是怎麽回事啊?」  杨辉吃饭完毕,擦嘴道:「确定不是挂错电话了?那可能是有人恶作剧吧,或者诈骗电话,总之你以后不用理就是。我要是想找你,还不是直接挂手机。」  萝拉点点头,也觉得是这个道理,便只是微微一笑,接着喝她那份燕麦泡奶。  别看她块头不大,胃口却着实不小,好大碗的牛奶配以块头不小的三明治,饭量楞是和杨辉一个等级。  杨辉就有打趣过,也不知道这些能量都被耗到哪裏去了,反正是没见罩杯突破到C。  每当论及此处,下一件事,便是被萝拉好一阵敲打了。  早餐结束,过不多时,杨辉便上班去了,萝拉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。  她虽然还兼职着宾馆服务员的工作,但已经开始向全职太太过度了,买菜做饭和各种家务活,自然便成为了新的日常工作。  下午三点半,在忙完了一天的家务工作后,萝拉準备动身前往超市。  「穿点什麽好呢?」  她站在落地镜前打量着自己,最后选择了一条浅黄带红色花纹的蕾丝连衣裙。  但她并没有急着离去,而是站在落地镜前,自己打量着自己。  22岁是个不大不小的年纪,按日本的法律,甚至能担任几年的若妻了。  但相恋已满两年却还只是恋人,尽管感情在日益深厚着,她也多少感到着急。  毕竟身份的根本差距实在很大,如果拖得太久,难免给人以随便玩玩的感觉。  「希望他不是这麽想的吧……」  萝拉呢喃着,仔细打量着自己。  娟秀的瓜子脸,娇俏的琼鼻和嘴唇,眼眶痕迹分明,像是有一点点欧美人血统似的。  这类面型有很多种发饰搭配,萝拉选择的就是三七分及肩直发,另带染着一点浅浅的棕色。  至于身材,可叹罩杯并不丰满,她自己也不知自己的迷人之处究竟在哪裏——屁股倒是很翘,也有纤细玲珑的女孩该有的特征,但面对丰乳美臀的长腿女郎,萝拉难免还是会感到自卑。  可爱归可爱,但若回归最原始的性诱惑,还是那一类最迷人。  「嗯,希望他不是这麽想的吧……」  白嫩的纤足搭配平底凉鞋,套着那条裙子,萝拉出门準备买菜。  这裏是江户川区的广袤居民区一角,如今这个时分,大部分男人都还在写字楼裏上班,街道上最多只能看到些家庭妇女。  萝拉已经开始融入这裏的生活了,前往超市的路线一百年不变,她只需要按部就班地过去就行了。  所以她并没有注意到,早在自己走出家门时,便有一名穿着黑衣的墨镜男子,悄无声息地尾随着自己。  甚至于,当她经过某一处街角时,也并没有额外留意到,那辆突兀停在更隐蔽处的面包车。  几乎毫无前兆地,一只手从身后掏来,将喷满乙醚的手帕狠狠捂到了她的嘴上!「唔……唔唔唔!」  萝拉下意识挣扎起来,但身后的男子一把按住了自己,连片刻功夫都不到,她顿时两眼一翻,昏倒在了黑衣男的怀中!「快,快快快!」  面包车上迅速跳下两名黑衣男子,一个手脚麻利地打开后车门,一个沖上前来,一把抱起萝拉白嫩的双腿,然后两人将她横着架起,飞快地擡进了面包车当中!「非常好,时间卡的很準。」  司机的座位上,一名三十岁出头的阴沈男子,冷漠地笑道:「上报给老大,让那个女人準备讨钱吧,虽然还只是第一笔预付金。你们两个,记得赶紧把货的嘴巴堵住,别忘了这裏可是居民区!」  面包车开动了。  后舱的空间裏,两名黑衣人动作熟练,以用胶带封住了萝拉的嘴,并将她的双腿脚踝捆绑粘住,双手也并到后腰依法炮制。  片刻之后,随着汽车一路绝尘,它已转过条条复杂的居民区街道,笔直朝着西方的东京都市中心方向而去。    …………    时间,不知道是几点。  萝拉平躺在一片柔软的黑色地毯上面,天使般的容颜深沈地睡着,一双白白嫩嫩的纤细美足,形状较好,趾甲朴素光滑,凉鞋已不知所蹤,雪白纤细的小腿露出一截,更多的肌肤被连衣裙遮盖着。  这是一片水泥地房间,在更遥远的近旁,一群黑衣人正围坐在一排高脚凳上,嘴裏淫笑不断,甚至还有一名中年女性矗立一旁,为虎作伥。  「哟,时间该到了吧。」  国字脸男子看看手表道:「那个谁,可以上了。」  两名黑衣男走入场地中,一人攥住萝拉的双手腕,拉过头顶约束着。  另一个男子坐在末端,他的手率先贪婪摸上萝拉的秀足,然后顺着小腿一路向上,掠过裙摆,隔着丝棉质地抚摸上萝拉娇俏的美臀。  他口中啧啧作响着,很快便摸上了萝拉的胸部,然后轻轻揉捏了起来。  不过片刻,萝拉柳眉微颦,旋即睁开了眼睛。  「啊……你、你们是什麽人!?」  惊呼声引得四周一片大笑,更激发了黑衣人淩辱的兽性。  萝拉的奋力挣扎无济于事,双手被抓的她,只能靠扭动身体和蹬腿反抗,但这只能让对方轻易掀起她的裙摆。  白嫩的小腿肚,还有光滑的大腿顿时展露出来,黑衣人轻松向上一掀,白色的居家内裤便映入了所有观众的眼帘!「不、不要啊!」  萝拉惊恐的喊着,精美双瞳含泪:「求你们不要,求你们不要这样啊!」  但黑衣人只是继续淫笑着,将她的裙子轻松掀至胸部以下。  好一个平坦苗条的小腹,稚嫩的肚脐眼显得一场可爱,萝拉惊恐地大叫起来,双腿拼命向黑衣男踹去。  但男子却出乎意料的强壮,完全无视她的蹬踹不说,还轻松拽住她的脚踝,顺势一路摸到她的大腿根,然后手指一捏,轻松一掀,便把内裤拔了下来!「不……不要啊……不要不要啊!」  萝拉心声绝望,内裤的遗落犹如最后一道防线的失守,此刻除了无助的叫喊,甚至都不敢再胡乱蹬腿踹人。  但观众席却无疑曝起一片笑声,下达命令的国字脸男笑得眼睛瞇成缝,开心看着黑衣人将萝拉的内裤脱去。  而束缚着她双手的男子,也顺势将连衣裙扒到了胸部之上。  这一刻,萝拉白嫩的胴体几乎被展示在每个人面前,仅有的胸罩只能平添一份兽性的诱惑,而这一份最后的障碍也无法坚持多久,马上被摘了下来。  娇小的身躯,白嫩的胴体,大腿根部的那抹倒三角若隐若现,虽不大却造型姣好的乳房,更颤巍巍地弹动在她的胸前。  「身材的确不错,萝莉型的女孩,而且臀部造型很好嘛。」  国字脸男一眼认出萝拉最性感的部位:「纤腰翘臀,天然的后入优势,这裏可以集中开发,现在就筹备宣传文案吧。然后你们几个,都赶紧着点。」  第三名男子上前,协助把萝拉稳稳地按住。  最后的一件遮羞物都被脱去,让萝拉不管如何挣扎,都只会令自己愈发狼狈。  淩辱开始了,一个男子六九式伏到她的跨前,伸舌舔上了萝拉粉嫩的蜜穴。  那可是一个女性最为敏感的器官,再无心于此的女孩遭此舔舐,也非得经历电流乱窜的感觉不可。  萝拉的挣扎顿时变得无力了,尤其男子的舌头一经舔上,自然就是反复地舔弄和吸啄。  一时间,股股电流自下体涌向全身,最私密的部位连遭侵犯,萝拉就是想反抗都没了力气,口中发出难耐的娇吟,难得几次扭动也被牢牢按住。  三两米外的联排高脚凳上,黑衣男子们看得津津有味,尤其当快感终于开始袭来后,萝拉忍不住本性,会偶尔挺动一下紧致的小腹,这一幕更引得他们淫笑不止。  白嫩娇小的胴体,水光冉冉的蜜穴,男子趴伏在她身上双手趴着大腿,灵巧的舌头在阴道内娴熟地撩拨,过不多时,萝拉终于忍不住潮水般涌来的快感,发出了第一道享受的呻吟。  轰然的爆笑声,然后在观众席的角落裏,一名身穿长裙的年轻女郎,深沈地微笑着。  情欲既已撩起,下一步淩辱便可进行。  她被抓着脑袋跪坐了起来,一名黑衣男子早已脱去了裤子,硕大的阴茎又粗又长,对着她的嘴巴就插了进去。  萝拉这回真的不敢反抗了,只能任由男子抓着自己脑袋,挺动下体,不断在自己口中抽送。  她认清了形式,晓得如果她此刻挣扎,弄疼了这个男人,等待自己的必然会是更惨烈的下场。  但这种不敢反抗的作为,无疑称了黑衣人的心意,他一次次朝萝拉的口中抽送着肉棒,并发出舒爽的声音。  不一会儿,咕叽咕叽的水声响起,那是萝拉来不及咽下的唾液,此时竟成了润滑剂!在这一过程中,萝拉不时痛苦地皱眉,口中发出呜咽或呼噜的声音。  她被人按着后脑,身体不受控地向前挺动,男子有时甚至无需挺动身体,口交仍能进行。  其中一次,身后的男子抓着她的脑袋,逼她把同伙的阴茎整根吞入口中。  她自然整根吞下了那东西,脸蛋紧凑到了男子的阴毛上,嘴裏发出强烈的呜咽声。  等男子爽得可以,将肉棒抽出时,她已被恶心得轻呕起来,甚至伸出了舌头,上面沾满粘液。  口交仍在继续,值得些许庆幸的是,被撩起的裙摆又落回到腰际了。  然而,一名被脱了内裤的长裙女孩,被人强迫着吞吐肉棒,这只会令淩辱的氛围更加强烈。  再过一阵子,由于口中唾液积蓄过多,一部分已经顺着萝拉的香唇外溢,顺着下巴滴落到地毯上。  这一幕被观众看得一清二楚,他们肆意地淫笑着,感到无比愉悦。  萝拉现在甚至已经懒得反抗了,当黑衣男将肉棒拔出时,啵的一声响,部分唾液溅得嘴角四处都是,她也都无心擦拭。  实在很累,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喘息,但下一刻就被恶棍放躺在地,被分开了双腿。  在一阵阵又响起的无力挣扎声中,占满萝拉唾液的肉棒,深深插进了她的蜜穴当中。  萝拉的身材真的很娇小,翘臀尽管结实紧凑,却也给人以容纳力有限的感觉。  所以,当黑衣男粗硬的肉棒,以夸张的比例挤入她紧窄稚嫩的蜜穴时,这一份对比分明的视觉效果,再度引起观众们的一片欢呼!「哦,看吶,我们的小萝拉,被强奸了呢!」  中年女性音调起伏婉转,犹若吟唱歌剧。  可怜萝拉嘴角还粘着口交遗留的唾液,下体便遭到了不可逆转的侵犯,黑衣男省事地把她右腿架上肩膀,这边开始享受地抽送起来。  她的蜜穴经过舔弄,早已水光莹莹,做好了交配的準备,此时被侵犯起来自然轻松自如。  男子可没有戴套,赤裸裸的阴茎享受地在她的阴唇间驰骋着,只觉裏面一片湿润火热,淫水惊人的充沛,简直就是一经典的天生淫娃。  「我跟你说过的吧。」  听得男子的感慨,在观众们的一片笑声中,年轻女郎凑到中年女子耳畔,轻声道:「她就是个骚货。」  直到现在,萝拉的裙子甚至仍未被彻底脱下,她仰身被强奸着,另有一男子挺着坚硬的肉棒,直接塞进了她的嘴中。  直捣黄龙的男子开始抚摸她柔软的胸部,和平坦光滑的小腹,尽情享受着她的蜜穴的美好。  再过得片刻,体位被换成后入式,而只关注操干的男人们可没心思脱她的衣服,毕竟现在还不算碍事。  下体一根,嘴裏也塞着一根,两个男子一前一后地操干着她,结实的翘臀被碰撞得劈啪作响,俯瞰着的曲线更是玲珑剔透。男子甚至被爽得叫了起来,纵声高呼,他后入起来的感觉真的好不一样!    「就这麽定了。」  国字脸男子满意地说道:「开发重点是臀部,尤其要强调后入的感觉,你开始準备调教方案吧。」  中年女子沈稳点头,恭敬称是,再看向那两个正干得爽的男子,和被他们夹在中间的萝拉,又娇声一笑。  轮奸持续了很久的时间,衣服当然早就被彻底拨去了,三名男子轮番享用萝拉的蜜穴,最终都在她的体内射出精液。  长时间的猛力操干,令她稚嫩的阴唇外分,整个人更完全丧失了体力,只能无力地分着双腿,轻声喘息着。  她是那麽可爱的一个女孩,娃娃般稚嫩的娇躯,此时又显得那麽淫秽。  仰躺略显平坦的胸部乳晕粉嫩,稀疏的阴毛遭到白浊浸染,精液自阴道内汩汩外流,但黑色毛毯上残留的又岂止一摊。  哭叫的力气早就没了,在最后响起的一片掌声中,她侧过身子,身体轻轻颤抖着。  只听得一阵步伐声接连响起,那些观众都开始退场了,但两支高跟鞋的声音却落了过来,凑到了她的身边。  一片寂静声中,一个妩媚的声音响起。  「青山桑,好久不见了。」  年轻女郎蹲伏在她面前,轻轻抚摸着她吹弹可破的肌肤,仿佛在抚摸着一只可怜的宠物狗:「我的前男友,居然被你用计拐了过来,在你想出这个主意的时候,可曾预料到,自己会迎来这样的一天吗?」  萝拉身体轻颤,她自然认得声音的主人。  杨辉的前女友林香织,一个大集团的俏千金,其实那天在宾馆走廊裏,兇手要刺杀的正当是她。  但萝拉当时那裏知晓这麽多情况,她只是迎着刀子扑了过去,下一秒,就是守在病床前的杨辉了。  感知着林香织的手掌轻抚自己的身体,犹如在抚摸着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狗,萝拉依然侧躺颤抖着,但她缓缓睁开眼睛,心中已经了然了。       …………    「走,快点走!」  黑衣男子牵着链子,走入饲养区的大门。  身材娇小的青山萝拉,赤裸着稚嫩的胴体,双手被皮铐拴在身后,赤着一双白嫩的美足,走在冰凉但干凈的大理石地面上。  她的脖子上带着皮质项圈,连接着男子手中的长链,并挂着一枚典型的金属狗牌,一面印着104这个数字,一面印着她自己的名字。  「走,快点走!」  男子催促着,在萝拉的身后,林香织与中年女性优雅地跟随着。  这裏是不知名建筑的内部,空间宽阔,看不到窗户,萝拉甚至忘了她如何走进的饲养区大门,只被眼前的一切吸引了。  走廊曲曲绕绕,一扇扇空蕩的单间牢房位置巧妙,能让外面的人一览无余,而裏面的人则只能盯着承重柱。  随着男子一路深入,萝拉的心一路下沈,牢房数量有限但也不菲,但裏面此时却空无一人,那些囚犯的取出……着实令她不寒而栗。  他们在一扇牢门前停下了。  「喏,小妞,这就是你以后的新家了。」  黑衣人解下萝拉脖颈上的锁链,打开牢门,将她一把推了进去。  牢房面积并不算小,刚好一件卧室的面积,但设施却委实简陋。  没有床,最大一片面积上铺着三层黑色厚毛毯,倒是等于两张双人床的面积;右侧的墻壁上挂着一副塑料板,尚不清楚用途;一个堪称特大型号的狗食盆,一个塑料质地的屎便盆,一看造型便能明白用途,尽管裏面尚且空无一物。  「怎麽样啊,青山桑?」  林香织站在牢门外,依靠着栏桿,得意地说道:「从今天起,这裏就是你永远的家了,至少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裏。怎麽样啊,青山桑,当你用卑劣的手段,将我心爱的辉君从我身边抢走时,可曾想过自己会落得这般田地呢?」  萝拉铁青着一张清纯的俏丽瓜子脸,瞪着这个真正该成为狐貍精般气质的女人,双目几欲喷火:「谁会住在这种地方!你以为……你以为你这麽做真可以万事大吉吗?」  「哼哼哼,至少现在被关在笼子裏的不是我,不是吗?」  林香织轻笑着,这会儿,中年女子沈稳地隐居二线,任凭她同青山萝拉做着最后的沟通。  「所以呢,我亲爱的青山桑,为了安排你的将来,我可是花了好大一笔钱呢,你可要对得起我的支出啊。」  看着萝拉愈发铁青的脸色,她从容地将手伸入栏桿,在萝拉的乳房上轻轻一抹。  「然后,辉君,就永远是我的了……」